「大—家—好—!」邊說邊跳出場!

由於這次的影片「飆風雷哥」裡實在暗藏太多殺機!於是呢,我又要開始我的跳跳跳心得哩。

有關於雷哥這部影片,其實是在下許久之前的影片思考功課之一,也是唯一一部令自己完全毫無頭緒的一片。相反的,自由卻很熱愛與熱衷於我當時的影片功課,當時他曾說過「雷哥帶給他莫大的衝擊。」不過,當然我是聽不懂他說什麼。

因為,在觀看的過程中自己時常會陷入頭昏腦脹的狀態,然後就陷入昏睡哩,以致於未將整部片完整看到結局。直到這幾天和大家一起觀賞,我才真正的把雷哥看完哩!請大家為我們自己掌聲鼓勵鼓勵~!

那在第一次看完雷哥的時候,心底是真正被衝擊到了,哽咽了許久。也終於理解到當初自由被衝擊時的心情,真的是久久無法自己的感到難過。

當雷哥被驅離黃沙鎮,走過沙漠,走過如車水馬龍的道路。當他開始想為這世界做些什麼的時候,人們發現了他原本的身分,他並不是他們心目中所企盼的「英雄雷哥」,他只是一個和他們一樣感到迷惘的「無名小卒」。又或者,沒有人天生就是一名英雄,所謂的英雄都是需要經過一 翻磨難「覺悟」而來的。

「他們叫你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麼。」

其實,令我難過的地方是......那些不斷湧出的泉水,對我來說就是「源源不斷的智慧」。而有些人居然就「為了圖己利」把人們源源不斷地智慧給一一奪走!將這一點引以為起點就可以發現,鎮長是奪走人們智慧的兇手,可是為什麼人們卻絲毫沒有查覺到鎮長的所作所為?他總是高高在上的看著你們,被他掌控與踩在腳底下的一群盲目可憐人。

黃沙鎮長說過一句話「掌控水源,就能控制一切」。這樣還是不懂嗎?「掌控知識,就能控制一切」。沒有正確知識的你們,是不可能擁有思考、思緒,更不會產生「智慧」。沒有腦袋的你們,就不會成為黃沙鎮長謀利過程中的一塊絆腳石。

記得有一段是星期三固定舉行儀式,人們會跳舞,手上拿著杯子,開心的要去求水。人們開心的拿著杯子跳著舞,就為了那一杯水!在看到跳舞這段時又是忍不住一陣鼻酸。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盲目的信仰,愚痴的崇拜偶像?黃沙鎮裡的人們,除了雷哥,每個人都認為這樣的儀式「很正常」,一點問題也沒!問題來了,你們在那邊拿著杯子跳舞,只為了求僅只一小瓶的水量?為什麼不去想辦法獲得更多的水源?而是在那邊跳著舞兜著圈,奢望從水塔中落下的那一滴水投入你手上的容器中。

「這真的正常嗎?」放眼望去我們所生長的環境,到處都是拿著杯子跳著舞,充斥著盲目崇拜信仰的人們,並求著天上落下的一滴水。當落下的不是水,而是......混泥土的時候,人們完全不認為黃沙鎮長有問題,反而一致認同是雷哥惹的禍!可見鎮長的愚化政策有多們成功!他成功地「控制住人們的腦袋、眼光與心境」!人們卻還以為毫無異狀的感謝他?

我在想,一開始的雷哥,也許正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濃縮綜合體!甘之如飴的生活在自己錯誤的認知中。偶爾感覺周遭似乎充滿著許多漏洞?那些漏洞是什麼?盲目使人無法認清的。很多時候的我們時常感到無力與匱乏,我是誰?你們曾有這樣的疑問嗎?我是誰?我到底是誰?

雷哥畫了一個框並且說著「沒錯,我可以是任何人。」對,雷哥的確可以是任何一個人!
雷哥擁有這世上所有人給予自己的疑問,對生活的疑問,對目標的疑問,對生存意義與價值的疑問,到底「我是什麼?」
這樣的雷哥,雷哥是濃縮所有人性的綜合體,並且踏上為我們尋找答案的艱辛旅途。

為何艱辛?
因為,雷哥(每個人)原本生活的空間是如此的「狹隘」,也就是說雷哥(每個人)非常缺乏「常識、知識」也沒有「思考能力」,那「智慧」就更不會有了。馬路上躺著一個被車輪剖半的穿山甲,正常來說他是已經死的,然而雷哥的 「盲目」卻帶領著他去「幫助」那隻穿山甲。之後就發生雷哥被一連串車流量給掀撞的翻來覆去,因為他剛才做了完全違反常理的事。而車禍的發生是從穿山甲說完 某句話之後開始的。(不好意思這裡沒將那句話給記錄下來,對不起)


穿山甲對雷哥說有一個叫黃沙鎮的地方,那裏充滿著許多水源。雷哥相信了,也踏上尋找黃沙鎮的旅途,不過在啟程期間 他說了一句「我要離開道路,走進沙漠。」其實我不懂到底是道路危險還是沙漠危險,又或者......處處是危險。但,若雷哥從未找尋或踏入黃沙鎮中,他又 怎會在最後找到真正的智慧和覺悟後的天堂?所以是說,要尋找到智慧天堂,就必須懂得認清與排開充斥愚癡的地獄。也就是說,全世界的人目前都處在愚昧的空間裡頭,一旦他們找出並明白自身被有心者監禁在愚昧空間裡,天堂隨即到來,同一時間源源不斷的智慧也將洗淨人們一身的汙濁與盲穢。

所謂的英雄,必須懂得認清周遭,審理自己,不被周遭的盲目與汙穢掩埋。
當雷哥(每個人)唉聲嘆氣地說著「我的確不是什麼英雄」,此時的他陷入了「我」,膠著在「我」之中。勝利在於當你懂得將「我」排開,你就會是成功的英雄。
雷哥(每個人)可以繼續說著「我不是英雄,我什麼都不是」,然後「拋下、丟下黃沙鎮的一切」,繼續陷入在「自我的情境裡頭」,這樣的雷哥(每個人),不可能開始會思考,並利用思考去審視種種歷程,進而找出黃沙鎮陷入窘境的主因,與解決方法。


「他們叫你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麼。」

有的時候,執著在我之中會使我們沉入在無止盡的盲目空間裡。
每個人畢生該做的功課就是,必須認清什麼是「我」。
之所以「陷入自我而導致盲目」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從未真正認識「我」。
如此的執著在「自我中」,卻不具備「認清自我的心境」,這就是「盲目」。
你可以有「我」但你必須懂得認清,才能有一個讓自己去面對與省視的「真我」。
而不是看著一個自己也不認識的我說著那就是我,這是顯而易見的盲目之舉動。


危機與意外無所不在,而我也無所不在,危機與意外就是我,當我不再以危機與意外是危險時,危機與意外就不再是危機與意外,而是包容在我的一切之中。

每一個人都是雷哥,而不是雷哥可以是任何人。而雷哥也可以是任何人。

荳荳是一個時常活在自己的想法和感覺之中的女孩,當她陷入這般情境裡頭時就會建築一座迷宮,並且在裡頭不斷地來回旋轉著......
感覺有對有錯,後者居多,結局就是落在迷宮裡。
這也是為什麼荳荳只要一膠著在想法和感覺裡就會停止不動。
每當她又回復正常的時候,便會發現她上一句話和回復正常後的話完全不搭嘎,證明她實在是「想太多」。
然而,當荳荳停止不動狀態,和回復正常之後,方才的一切早已成「空」了。
那為何,荳荳還是時常重蹈覆測做著一樣的事?執著在沒有意義的想法與感覺裡頭。
在這段時間裡停止不動的她,又因為這樣無意義的想太多浪費了自己人生中多少的時間?
將生命流失在>建築迷宮>停止不動>正常運作>空了>建築迷宮>停止不動>正常運作>又空了。

那你呢?你有沒有可能是荳荳?又或者是下一個荳荳?
其實,荳荳是所有黃沙鎮中「正義感最強烈」的一個人,但就因為過多的「感覺與想法」,導致她無法有邏輯性的思考與判斷,因而錯失或喪失許多可拯救黃沙鎮的機會。

雷哥,大家,所有人,因為不會思考:
把生命浪費在追逐偷取水源的(看的見的兇手),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堵塞水源的兇手。
把生命浪費在無意義的儀式,盲目的信仰,把生命浪費在建立無意義的懷疑心中,把生命浪費在盲目追逐自我的人生中,把生命浪費在盲目證明自我的人生中。但只要我們懂得轉念,這些浪費則不再為浪費,而是值得的付出。


雷哥被老鷹追逐的原因及過程,能想到的有:

第一點,因為他自身充滿種種錯誤,包含認知、觀念等導致行為上的錯誤。

第二點,輕信無自保能力的旁人。(你所輕信的對象可以是身邊的任何人,親人、愛人、朋友、熟人等......)他相信身旁的人,也相信他對自己所說的解決方法。孰不知,那人自身都難保了,又如何有解決事情的能力?如果他是有能力的,根本不會將自身暴露在危險下,悲慘到需仰賴偽裝,企圖得到小小的活命機會。

第三點,雷哥以為進入玻璃罐就等於獲得安全,結果卻被老鷹反將一軍。自以為是的聰明,作繭自縛的過程,此時的結果未明,還存在機會。

第四點,曾經告訴你該如何作(結果是在害你)的人,比起老鷹,他才是最危險的敵人前面可以看到,「犧牲你的命來保全我的一條小命」。

第五點,剛剛那位自稱幫助你(卻是在害你)的人,當他在遭遇危機時總會跑來對你稱兄道弟地說「我是你的朋友」、「其實我們是親戚」!亞洲人最擅長的就是「將朋友掏出來作為自己的擋箭牌」,偽好友。

第六點,真正的朋友,不是把你拿來作為擋箭牌!而是願意為你犧牲所有。也就是說,雷哥(每個人)曾經以為的朋友,其實只「存在於自己的幻想中」,那些只是熟人非好友。包括椰子樹、半身沒頭的假人、又或者是假金魚等。

第七點,雷哥心中「所認定的朋友其實是虛幻且不切實際的存在」,此為認知錯誤他曾一直活在狹隘的水族箱裡,甚至認為那樣的水族箱世界等於「全世界」。這樣的我們,又如何能夠理解與體會「最真摯的友誼」?不妨自問,你願意為你心目中的好友犧牲任何一切也在所不惜嗎?真正的朋友,是患難與共,而不是在面臨危機時犧牲你!保全他自己!真正的朋友,不會計較誰付出的多與寡,不分你我實為好友。

第八點,當雷哥在酒館裡自吹自擂前,他告訴自己他可以是任何人,信念由此而生。
於是他創造出一個虛構且實際的故事,他用一顆子彈滅了七個人!後來在被老鷹追逐的過程中,他又的確用一顆子彈滅了那頭老鷹。

這故事是在告訴我們?扯謊扯到後來終究會成真嗎?「誰說不會?」
這不是在鼓勵任何一個人勇於吹牛或是說謊,而是告訴我們「擁有信念便擁有無限可能的希望」。
你可以因為這樣一段小故事向孩子說著,「千萬不可以和雷哥一樣愛說謊。」
而我也可以因為雷哥而明白信念能給予人無限強大的能量,而那就是希望的來源。
若是雷哥說謊不對,試問為何在後來卻能夠明白自己必須做該做的事?教導孩子看向他人的錯誤引以為戒時,若你以為你所說的就是絕對,那你才是真的該被孩子引以為戒的對象。


第九點,沒有完美無缺的人生,只有該完成並圓滿它的路。

第十點,貓頭鷹樂團,總是將自己所學的知識邏輯與理論統一投入在所有事件當中,並且主觀定論。時常評估錯誤,專注於自身所學而忽略無常,太相信自己所學反而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雖然他們有時候唱得「好像沒錯」,但其實仔細看下去便會發現「漏洞百出」。


第一次的框,雷哥還是畫中人,正因被框住而煩惱,心情起伏不定,時而歡喜時而憂鬱。
【此時的雷哥還未認清我卻試圖想找尋我】
第二次的框,雷哥告訴自己,我可以是任何人,信念由此而生。
【此時的雷哥開始領悟自己可以是任何人】
第三次的框,雷哥開始明白自己必須走該走的路,沒有是與不是,沒有對和錯,沒有任何疑問,朝該做的完成它就對了。
【此時的雷哥終於認清與覺悟並與我溝通】
什麼是該做的?

第一,繼續妄自菲薄的想著我不是他們要的英雄。
第二,繼續想辦法幫助黃沙鎮找出水源。不是英雄又如何?重要的是我們做了什麼。
以上,何者為該做?
第四次的框,是存在於我們每個人心裡的框,眼前的框,都被手繪的框給框住了。
當雷哥被牛仔魂所畫的框在框裡時,是在告訴我們「在這框裡你還有該做該完成的事」。
此框非彼框,雷哥心底「原本的那個框」在他覺悟當下早已不見消失了,
因為他明白了「沒有我」只有「我該完成的事與願」。

這一句「沒有人能走出自己的故事」,很多人把這句曲解成「沒有人能走出自己的人生」......
若是整齣戲試圖告訴你無論你找了多久你還是被框住,那他拍這齣戲的意義才真的失去了!

「框,從來都不存在」,之所以會有框的出現便是因為「我們的心把我們自己給框住了」!
雷哥在遇到牛仔魂前他就已經明白「沒有我也沒有框,雷哥心中已無任何框架存在」。
但是為了眾人,他必須再度將自己框起,而那個框就叫做「完成你該做」的框。


「你大老遠跑來找這裡沒有的東西」,雷哥一開始是為了尋找「我是誰」而出發,牛仔魂告訴他「你所找的是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因為「你不重要,他們才重要」,也就是「你不存在」,換作你的角度來說就是「我不存在」。當你的心裡還存在著「找尋我是誰」,此生終會以「作繭自縛」收場。

雷哥說「他們需要英雄」,牛仔魂立即答道「那就當一個英雄」。這個世界有屬於每個人應該做的事,但如果每個人都做自己想做的事,那這個世界就猶如乾枯的黃沙鎮般岌岌可危。在適當的時機做該做的事,這就是每個人畢生該完成的作業。

「沒有人能走出自己的故事」,沒有人能違背自己當初所發下的願,該完成的業。記得或忘了你的任務都不是故事的重點,故事的重點是「做該做的事,即可撥開迷霧重見光明。」

我想,我會學著告訴自己「我什麼都不是」,才能貼近「屬於我的故事」。

馬路的對面是乾枯的黃沙地獄,馬路另一邊則是前所未見的天堂。這一切都與馬路無關,有關的是我們的心,在「悟」了的那刻,天堂就在當下。若雷哥當時並未有所領悟真正該領悟到的,那無論來回幾次馬路,都會是乾枯的黃沙地獄。

直到最後能夠釐清水源真相的,是「被開拓的心境」和「遼闊的眼界」。

有兩個人曾經見到「已開發的城市」,第一個是鎮長,第二個則是雷哥。這件事情告訴我們,有的人會在任何機緣下獲得比 任何人更遼闊的眼界,但卻不見得會將其「分享與提拔眾人」,反而是有所計劃的「貪圖己之利益」。他有能力幫助與提升眾人,卻自私地看著他人受苦受難只為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

雷哥和鎮長不同的地方在於,雷哥懂得遵從自己該做的事,而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今天雷哥看到了另一個文明,他是否可以成為下一個控制水源的鎮長?他可以。但,他並沒有這麼做。

讓這世界上的人們擁有貧瘠的、匱乏的黃沙知識,看著所有生物因此而受苦受難真的會令人感到快樂無比嗎?讓每個人都擁有「源源不斷,泉水般的智慧」,擁有這樣的世界不好嗎?你們能夠想像當這世界充斥著「鎮長先生」,那會是什麼樣的世界嗎?

難過的點在於......
「好多鎮長先生,雷哥快絕種了」,
「盲目跳舞求水的人們正歡欣鼓舞的過著以為正常的日子」,
「原本屬於你們的智慧被一堆鎮長先生給奪走了還笑著感謝他」,
「你就是雷哥,雷哥就是你」,
「人性中有汙濁的,有純淨的,良知尤其重要」。
記得波斯王子達斯坦小時候嗎?
一般人看到軍隊跑都來不及誰敢去招惹他們等於不想活,
所以一般人即使看到軍隊的跋扈也不敢說什麼,更別談出面阻止!
因為他們都是黃沙鎮長,又或者是那群無知盲目的居民!
你可以像他們一樣冷眼旁觀地想著「唉......那孩子小命不保了。」
你也可以自私地想著「不關我的事。」
又或者是「誰幫忙他誰就死定了,我還想活久一點!」


當眾人「無視錯誤的一切」時,只有達斯坦懂得堅持正確的方向並且有所作為!這就是良知!你,你願意用你的生命捍衛那岌岌可危且正面臨絕種的良知嗎?「生命誠可貴,良知價更高。」

我們所生存的環境裡有太多太多無知與盲目的黃沙鎮村民。又其實,我們本身就生存在黃沙鎮中而不自知。你能明白有人正掌控著原本屬於你的水源嗎?「掌控水源,就能控制一切。」

「掌控知識的來源,我就能控制你們的一切。」黃沙鎮長會在每個星期三舉行儀式分配水量給黃沙村民。他還是有給村民一點點的水分,比起他所擁有的水量,村民所得到的對他來說根本微不足道。也就是說,政府會給予你們知識,但若關於那一項知識的正確敘述總共有一百條時,他們只會擷取其中一、兩條給你們,只需一、兩條,你們便會感到滿足。也就是說「讓你們蠢到以為自己學會非常多知識還感到非常滿足!」

我只需要分你們一點水,就可以換取我得到更多的利益,何樂不為?甚至到後來,連一點水都沒有,有的是混著水的泥巴。

讓你們失去那些源源不斷的泉水所湧出的智慧......還有什麼比這更悲慘的嗎......這原本該是屬於每個人的「智慧財產」呀!比起奪取他人性命,奪取他人智慧者更令人感到可憎與可惡!真的是邊打邊哭,雷哥令我哭慘了......



補充: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正與邪,壞人也有善良的時候、好人也有用盡心計坑殺他人的時候。

然後,雷哥中所蘊藏著的觀點依照目前的自己也只能夠看到兩百分之一。

所以,繼續加油!

以上,是關於飆風雷哥的觀點小分享。

全站熱搜

Jo&Mu=享自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