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想沉下水,永遠沉睡,但是我告訴我自己我不能——

 

  有人說她是頗具野心的女人——從當年和大名鼎鼎的湯姆·克魯斯結婚就可見一斑,她藉著他的名氣一夜之間家喻戶曉:也因為克魯斯,她從那個帶著土氣、頭髮蓬鬆而捲曲、妝容艷麗而媚俗,即便是穿著昂貴的名牌。也常常被媒體譏諷是“將百萬美元支票穿在身上”的初來美國的澳大利亞人,變成了一個優雅時尚的“克魯斯夫人”。因此,花瓶、野心家的帽子扣在她的頭上就再也摘不下來了。

2001年,當22歲的少女已經出落成32歲的成熟女人時,他們離婚了。不懷好意的記者紛紛忙於下結論:“哦!妮可的幸福神話終結了。”同時出現在各大媒體鏡頭前的,是前夫和新任女友的甜蜜快照,她則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和湯姆·克魯斯的愛情太戲劇化了,很浪漫。我那時只有22歲,是他扶了我一大把。

浪漫  

整整10年。就我們兩個,我們一起創造了這個虛幻又真實的泡影。但這段經歷真實地存在過,在某種程度上,我是在他的影響下成長起來的。”當妮可·基德曼提起前夫時,仍滿懷感激之情。“離婚後,我有如身處地獄,無比黑暗孤單。我的生活幾乎崩潰,我常常坐在那裡發抖,不停地對自己說:'天哪,我成了孤家寡人了。'

夜晚  

我不得不停下來審視自己,想像究竟發生了什麼,然後我才意識到,生活使我不得不低頭。”而當時外界一直傳聞這對夫妻之間沒有生養孩子是問題所在,可笑也可悲的是,在這個境遇裡,她發現自己懷孕了。離婚,流產,她一度住進了精神病院。

而此時,她那個曾經無比溫存也無比英俊的著名丈夫,已經迫不及待地挽著新歡的玉手拋頭露面了。當我們就快忘記這個曾經是克魯斯背後的美麗女人的時候(離婚後的第三個月),她閃著光,以“一個巴黎紅燈區的舞孃”身份出現在歌舞電影《紅磨坊》中。

當時,導演只交給妮可6個字的劇本:她唱她跳她死。

她果真將劇本中的性感奔放淋漓酣暢地表現了出來,成為歌舞女神的化身。這一年,她被好萊塢譽為“最讓人驚奇的女星”。

毫無疑問,她憑藉自己的實力獲得了人們重新的認可,當然,這一次她不是以克魯斯夫人的名義,而是第58屆金球獎的音樂/喜劇類最佳女主角以及第74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提名。

接下來的兩年,對於妮可來說則是豐收年,2003年,在電影《The Hours》中她扮演著名的女作家伍爾芙——穿上邋遢的碎花裙子,戴上假的碩大鼻子,蓬頭垢面。妮可在試鏡前幾個月裡讀完她的傳記和作品,習慣了香煙和喃喃自語。當她出現在銀幕上的時刻,人們驚嘆:“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女演員誕生了!”

她以無比信服的力量,帶著伍爾芙和她自己的絕望一起步入水中。伍爾芙想要沉入,而妮可必須起來,她從水中掙扎而出,不禁痛哭:“那一刻,我真的想沉下水,永遠沉睡,但是我告訴我自己我不能,我必須站起來。”就是這個角色,使妮可獲得第75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並同時得到第55屆英國學院獎最佳女主角獎,第53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這時,她已經徹底擺脫了前夫的光環,成為一個真正的明星。

她在影片《澳大利亞》中更是表現不俗:“這部電影對我們都太重要了,我們都選擇在我們的故鄉尋根,講我們自己的故事。”如今妮可生活得簡單幸福,她個人在經歷感情創傷之後已經清醒地意識到瞭如何做一個堅強而完美的女人。

“我希望自己能在每個清晨醒來時一躍而起,對著鏡子說:妮可,那樣的磨難和苦楚都不會再來了,即使是再經歷一次,我也有把握擺脫。”


 

 

Mu心得:

最痛的是讓心停留美好卻已逝去的過往雲煙。我們每個人的一生都必將經歷屬於自己的磨難和苦楚,然而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著我們必須堅強下去,並且越發明亮。

Mu自己這一生中最痛最害怕的時刻應該就是生baby了,當初生第一胎時其實有點小難產,當時的我很害怕自己是否能順利將寶寶生下來,或者是如果怎麼了、我的親愛的該怎麼辦?第二胎是最順利的,當時Mu的心境非常的平穩、安定,生的不痛不養~第三胎是我所有寶寶裡最痛的一次,因為他最大隻,也讓我有種生到快斷氣的感覺。

可是支撐著我的是未來美好的畫面,我知道親愛的他會露出喜悅的笑容迎接我跟寶寶,我不能讓他失望。我知道我還有好多愛我的人,所以我得堅強。我知道這個痛只是一時、不是一世,只要我撐過了、度過了,那就是美好。所以說,平安就是福。任何的苦難都度過了,才明白平平順順的、安安定定的旅程是多麼的可貴,還不能浪費還得懂得珍惜。

在看見寶寶出生的那刻,感覺就是,順利活著把寶寶生下來並且親眼看著他嬌小的一切,原來是這麼滿足。其實,原來快樂活著很簡單,就只是這麼簡單,幸福就是如此它並不遙遠,從來就不遙遠。

也許有的人會認為我的經歷比起妮可的經歷,根本不值一提。可是人們必須明白,我們不需要互相去比較誰過的好誰過的不好,誰聰明誰愚蠢,誰俊美誰醜陋,其實我們都是共同活在這個世界上,享受著這世界帶給我們的一切,所謂享受是無論喜、怒、哀、樂,你都要懂得去享受。

沒有人說享受一定是美好的,也有人享受苦痛。如何說?也許是一名運動員、舞蹈家、武者等等,他們必須去享受苦痛才能獲得成長。不用特別提到這些例子,其實我們本身就是個實例所在,我們有屬於自己的苦痛然而我們必須去享受這樣的經驗,從經驗中收穫然後成長發光。

也許很多人正為生活而苦惱、為經濟不振而焦躁,可是在負面思緒淹沒自己以前,是不是能試著去想想看我們能從中得到什麼正面的訊息?也許轉機因此而生,眼前的路不是死胡同,千萬不要如此絕望,因為苦惱焦躁使我們一時間尋不得正確的方向,可是當你開始相信會有希望、希望一定存在某個你還未瞧見的地方,你就會獲得堅持下去的動力。

自己永遠是自己最大的敵人,我知道很苦很苦。可是就是因為很苦,所以我們更需要強迫自己去相信,從強迫相信變成確切地相信!當相信的力量成功壓制苦澀的心,那就是希望的來源,當希望完整出現,則一切不敗。

我知道很苦,可是有沒有想過,當我們還未開始用盡全力就因此戰敗,比起一直吃苦來說,我認為前者更苦。所以已經發生的我們不能改變,但我們卻能為了將來而努力,不斷地在戰鬥中取勝直到最後,則當初的苦早已是雲煙淡水、悄然逝去。

記得這一句,導演給予了妮可六字“她唱她跳她死”

還得記住一件事,因為克魯斯的關係所以妮可將這六字詮釋得淋漓盡致。也許有人會疑問或是肯定的說,難道還要去感謝當初傷害了自己的那個王八蛋嗎?明明就是妮可靠著自己的力量爬起,跟那王八一點關係也沒有!可是連當事人都明白,如果沒有那些,就不會有現在的這些。所以妮可說,在某種程度上,我是在他的影響下成長起來的。(仍滿懷感激)

成長

所謂經歷,只有走過的人才懂。也許曾走過和某人類似的經歷,但請相信這其實完全不同,只是類似而已。當有人問起我能否理解他的心情,我只能說大概懂、或者也許,然後再分享我所感受到的讓他確認是不是如此?

踩過

所以也不需要為了妮可感到難過或悲傷,屬於她的歷程她走了下去,一切如此簡單無須談論太多。屬於誰的就讓一切隨他/她而去,屬於自己的也必須靠自己走下去。

也許我真的很不懂得如何緬懷,不愛追思,我只知道那些過往大略思思想想就罷,我還不懂得計劃未來、規劃未來的每一步該如何走下,所以我目前能做的就是看現在、活當下。

有的時候我甚至希望我生baby時的意志力能在每一秒鐘維持著,我相信我將會有超強意志力去完成屬於我的每一項功課。沒有所謂的意外,每一件事就是一項功課,而我們永遠都是學生。

生而學,學而生。

乖乖當乖學生把功課做好,不可否認的是我會是很調皮的學生。

ps:我個人很不喜歡故事敘述總是區分強調男人、女人,一個堅強的故事,不會因你是男人還是女人而有所分別。我只知道一件事,這是一個人從浪漫幸福到頹廢、衰弱~然後振作堅強、獲得勇敢意志的故事,而這一切和性別無關。

一個敘述堅強的故事,不該因性別而狹隘。

文章標籤

Jo&Mu=享自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